当前时间
茶山禅韵
发布时间:2011-9-15 15:24:14    作者:赵庆君  

        2011年7月30日,应平度哥们忠义之邀赴平度茶山参加笔会,返济后一直忙于永远也校对不完的书稿之中,尽管心中一直念念不忘有作业要交,始终未将感怀的文字付诸笔端,感谢三天的假日,可以静下心来写几行文字,也算交一份茶山的答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

  大暑之末,立秋之前,秋雨霏霏,烟雨缠绵。
      那一天,有一份情愫牵引着走入茶山,像赴一场久违的美丽的初恋。

        行至茶山辕门,只见四面环山,蜿蜒的 “嘉峪关”雄峙,女儿墙上五彩的旌旗招展,那是擂响的战鼓,还是勇士的呐喊?哦,我看到了对面山上的“点将台”,这可是春秋时期齐国五虎将宁戚戌兵操练七战七捷的地点?
        浮云流转,往事千年。曾经挽车喂牛的宁戚,曾经在齐桓公面前唱着“浩浩白水,鲦鲦之鱼,君来召我,我将安居”的宁戚,会不会想到2700年后,他的名字会烙在这里的绿水青山之间。秋风横吹,秋雨斜织,一块块青砖依稀记载着那一个个王朝的梦境,如烟的长卷。

        迷蒙的雨丝浸染着悠闲的思绪,缓步前行,步步皆景,路边叶绿菊黄,金蝉鸣啭。
        秋烟流岚,像那丹青之手随意的泼墨就洇开一轴青翠迷蒙的秋风画卷。雨伞游走,雨点轻溅,是那山水画里最为精彩的渲染。

        临水驻足,水湄之远。彼岸那是高118米,宽48米的滴水活观音——稀世罕见的大地艺术奇观。慈眉善目的观音,手持玉净瓶,向人间布施恩典。水的此岸,一炉檀香,一对蒲团,有跪拜者在焚香祈祷。倘若今生还有无处安放的心愿,那就交予慈悲为怀的观音,只需一滴净水,就能润泽人间。我双掌合十,瞑眸祈愿,请赐我一滴智水吧,我愿意做佛前的一支青莲,来生结一段佛缘……

        怀揣一份怀古的心事,走上那条前人脚印叠着脚印的路,那条背影追着背影的路。淡淡野菊的清芬和青青芳草的气息在空气中弥漫。
        前面就是著名的“状元井”了。圆圆的井口,红色篆书铭刻了“状元井”三个字,不远处的石碑“流芳百世”寂寂无言,写着风过又雨过的沧桑,雪过又霜过的印痕,模糊不清的碑文昭示着历史的古朴与悠远。泉水自龙头喷涌而出唱着山高水长,一淌越千年。水流顺势而下,注入小溪,碾过岁月的长廊,一点一滴注入平度大地的脉管。哗哗的水流,像极了宋朝那位屡试不第,喝此井水后却一举高中状元的蔡齐的翻书声,更像渐去渐远的历史老人的背影,又似愈来愈近的来者的脚步。

        踏着青青石板拾阶而上,远远就感觉到在慢慢靠近一种佛境。我知道离红尘越远的地方,离寺庙越近,离喧嚣越远的地方,离禅意越近。般若寺沐着唐朝的风雨,清朝的烟云一路坎坷走来,朝闻晨钟,晚听暮鼓,寒蝉凄切,春雁衔暖,送走四季轮回,萍聚萍散。那世间的一切缘与怨情与仇,一切的潮涨汐落月缺月圆都一起随着消逝在滔滔的逝水之上,急急的流年之间。

        怀着如莲的心事前行,便是翘角飞檐庄严肃穆的大雄宝殿了。墙角被青苔浸染,檐角有鸟雀盘桓。朱红的廊柱上镌刻着鎏金对联:
        上联是,深具慈忍力大肚能容容天下拂逆境上难容诸事;下联是,广结欢喜缘满腮含笑笑世间名利场中可笑之人。
        云破日出,秋雨初歇。秋风一遍遍读过这两行闪着慧光的文字,任流年一遍遍漂洗回忆,任回忆一点点丰富流年。
        迈过厚重的朱漆门槛,映入视野的左首是四位带发修行的着黑衣的女施主,右首是十一位着耀眼黄袍的僧者,强烈的阳光挤进木制的窗棂,照在泛黄的经卷之上。
        木鱼阵阵,经声喃喃。
        我不知道,是什么让他们毅然决然地抛却红尘诱惑,遁入高墙空门,选择木鱼、青灯、黄卷、袈裟、梵音、蒲团?我不知道,他们会不会对一成不变的读经参禅感到厌倦?我不知道,过尽千帆之后,他们会不会找到心中理想的彼岸?我不知道,他们当初是否有过一次“恨不相逢未剃时”的红尘痴恋?我不知道,他们是否还偶尔会有“不负如来不负卿”的意念。

        三生石,这块写着前世、今生、来世的灵石,立在奈何桥头忘川之畔,一碗孟婆汤制造了那么多的人世悲欢。
        脑际忽然想起了卡洛儿哼唱的《三生石上》的曲子,那不断重复的“呀伊拉”旋律是那么清幽、轻柔、舒缓,仿佛整个心灵都充满了佛性。面对茶山的“三生石”,我想起茶山雄蛇与雌蛇的千年生死之恋,唐朝李源与圆泽和尚的三生之约的诺言。
        我是相信缘分的,我相信“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”。我想今生有缘暖暖牵手的人,一定是前世曾有了心灵契合的约定,而今生所有爱的凄凄别离,来生也一定能够再续恩爱前缘。
        三生石前,我想起一句话:就算我把自己弄丢,我也不会丢下你不管。时光一寸寸地老去,尽管我不知道这句话最初是谁对谁所言,但它始终让我感到莫大的温暖。
        相别总是太长,相逢总是太短。我愿意凭一朵微笑,找到那个与我失臂擦肩的女子,从此缘定三生,结那段尘缘。

        白云拂过额头,清风吻过眉弯。告别茶山,不知道是否有缘再见。再一次回眸,让茶山写在眼睛的底片。从此,我会心植那株菩提,多一分禅心,少一分执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