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时间
卧佛山上慈悲佛 兔,狐狸、梅鹿、山鸡们被打得吱吱乱叫,无处藏身。无相掀起身上的百衲衣,将这些生灵遮盖起来,自己被打了个鼻青脸肿。满山的飞禽走兽感激不尽,一齐为他唱歌跳舞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天,无相大师云游到茶山西边一个村庄,整个村寂静无声,炊烟不见,街上连个人影都没有。走进一家农户打听,农夫告诉他,最近村里得了一种怪病,人人不思食欲,胸腹闷胀,浑身无力,以致农事荒废,父老难奉,儿女难养。现在村子里已传遍半数人家。

        大师仔细端详,见二人形容枯槁,脸色蜡黄,连白眼珠也沾满黄色。急捻佛珠一算,是了,是这孽障作怪,岂能让它贻害人间!于是到院外拔了一把草递给夫妇俩说,这草专尅你这怪病,请告知乡邻,此草加茶山茶煮汤,保管有效。乡民照办,七天之后,黄疸瘟疫循迹无形。活佛显灵在四乡传遍。

         又是一年过去,一位老者来到卧佛山,对无相大师叙说自己的烦恼,请活佛排解。这老者南乡人氏,姓乔,人称乔员外,家有良田千顷,宅舍百间,日子富足殷实,但却烦事不断。佃户垂涎其财,忿忿不满;儿子无所事事,各打自己的小算盘;官府愤其仔细,时来找岔。乔老面对此境,昼不思食,烦恼极了。无相大师细察此人,看他面庞清瘦,慈眉善目,与佛有缘,有心点拨他。顺手从身边的酸枣树上摘下九颗硕大的果子,告诉乔员外,回去先把果肉吃掉,再把果核用文火炒熟,与茶山茶搭配,山泉水泡饮。又从身边拣起一片金黄色的柿叶,捏嗦一番递给乔员外:“这是一剂药方,你自去参详,仔细斟酌,谨慎服用。乔老回家,食用酸枣山茶汤后,失眠病除。拿出柿叶细看药方,见上面写着:

 

慈悲心      好肚肠      勤劳      节俭    和善

一颗          一副        五两        半分    一片

快乐      平常心

天天        为引

煎煮热服  每日三次

 

        乔员外琢磨再三,渐渐领悟。噢,原来如此!财乃身外之物,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。家有万贯,一餐足矣,广厦千间,一床足矣,何苦为家产拖累,招烦生厌!于是痛下决心,果断处置。将田产三百顷分送租地佃户;三百顷化作三子家产,让他们自立门户;三百顷捐给地方,兴建乔氏学堂,教化乡间后辈;一百顷捐给般若寺,修缮寺院,供养僧人,自己仅留下十几亩山岗薄地,耕种糊口,打理人情世事。家产散尽,乔员外如释重负,整天像捡了元宝似的乐乐呵呵。南庄北疃都称他大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无相大师修行卧佛山,每有灵光显现。飞禽走兽视若挚友,寺院僧众称他“师傅”,地方百姓尊他“活佛”,声誉日高。无相大师也时常云游四方,周游天下名山大川,思来想去,还是这茶山好。茶山山秀景美山泉甜,茶叶爽身宜人,饮之余味不绝。忽一日,无相赫然仙逝,灵魂荣登极乐世界,躯体仍驻卧佛山,笑看古往今来,沧海桑田,与人们共品那悲欢离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