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时间
雨雾缭绕游茶山
发布时间:2011-6-30 9:20:05    作者:市委办 张时尚  

        传说茶山的“茶”字是“十八、二十八和八十八”三组文字组成的,十八寓意风华正茂,二十八寓事业有成,八十八则寓意颐养天年,一个字体现了人生的三个重要节点,有特殊的含义。周日恰逢老爸六十大寿、儿子的六岁生日和外甥的5岁生日。茶山三生石下(契合三位家人的生日,象征前世、今生、来生三生和茶山有缘)庆生就成了家人的首选,去茶山玩更是朝思暮想的事情。游茶山我认为还是薄阴的天气最好。带着老人,领上孩子在这里缓步,一起感受盛夏时节这茂密的山,灵动的水,多姿的桥、曲幽的栈道、逼真的仿真树,倾听着优美的传说和动人的故事。

        可天公不作美,偏偏今天下起了雨。而且没有一丝要停的迹象。我到茶山时,雨下的正大,顺着车窗看去,镶嵌在山上的世界上最大的山体滴水活观音占据了整个山壁,造型奇特的仿真树,曲径通幽的栈道,象征茶山的大茶壶,仿真树墩为桥墩的大桥……样样都让家人感到新奇。大家在水上餐厅旁边下了车,稍事休息。这才意识到原本怀着激情来玩而顾不得吃早餐的肚子咕咕直叫了。上了菜,开了酒,点上蜡烛,三人许了愿,孩子们唱了生日歌,宴会正式开始了。大家都边吃边看着窗外,期待雨能快点停。可直到下午3:00,雨倒是小了可还没有停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 我提议雨小可以出发了。车沿路前行,过了茶山大院,经过儿童游乐场时,孩子们看见玩具淋着雨水,都扫兴的咕嘟着小嘴不说话。车过 “茶山黄龙”后便不停的变换着档位,可还是感觉车的动力明显不足了。连续上了几个陡坡和急转弯后,茶山般若寺牌坊终于到了。

般若寺牌坊

        雨小了,我站在原地举目四眺,山被巨石与绿树点缀着,在云气和雨丝的映衬下,如同葱郁的山水写意画。翘首西望,精心雕琢的青色大理石牌坊矗立在路上,在小雨的掩映下越显它的高大。大门上的“茶山般若寺”五个鎏金大字,掩映在茂密翠绿的枝条间,雨水从飞檐上流下,浸润了门柱上的巨龙,巨龙昂着头,抓着门柱,尽享上天赐予的灵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是景区中最陡的一段路,可风景让我们原本低落的情绪瞬间化为乌有,孩子们的腿脚显露出他们的兴奋,已顾不得打伞穿雨衣,一溜烟沿着山路跑上去了。倒是不常活动的大人们都开始气喘吁吁了。老爸心脏不好,刚几步,就听到他喘气急促的声音。老妈说:“你还是别爬了,到路边树林子里避避雨,待会俺回来的时候叫上你。”老爸却斩钉截铁地说:“不行,我慢点走,也得上去看看。”于是他走几步歇一歇。不知谁的创意,大家都开始背朝后倒着走,一边远眺醉人的风景,一边挪动着小步。

        今日非昔日,此时比彼时,雨丝随风荡漾在空中,似云似雾却又非云非雾,这雨没有雾气的凝重,没有云气的飘渺,细得恰到好处,静悄悄的落在头发上,脸上,鼻尖上、嘴唇上、眼睫毛上、身上或是赤着的臂膀上,没让人手足无措,却让人感受到了盛夏时节的清爽。路旁挺立着高大茂盛的乔木,庞大的树冠掩映着浸润的山石、台阶、路,茂密的枝叶伸到路中央,随风摆动着,像是与我们争夺醉人的雨丝。看看吧,雨水把树叶冲洗的干干净净,泛着光,似镜子。天上随风飘动的云都印在片片的叶子上,正是云与树美好的对话。雨水沿着树枝,流到树干,浸润了树木的每个角落。低矮的灌木生力旺盛的从石缝里钻出来,虽环境艰苦,却也尽情享受着绵绵的雨。点点雨珠似珍珠般洒满了叶子,映着光,亮得耀眼。随角度变换,水珠变换了色彩,却还静静的躺在叶子上,滋润着叶子的托抚和惜爱。更好看的还是那坠在杂草叶边、蜘蛛网上、野葡萄须茎上的水珠,如同串串晶莹透明的水晶珠炫耀在空中张扬的闪着光。

状元井

        沿着山路一边继续攀登,一边欣赏着路边的风景。前面的人在喊:“快走昂,下大雨了,这里有个小亭子,先避避雨吧。”这才意识到雨下大了,大家也正好到“状元井”了。我跟上时,他们已经在“状元井“的小亭子里坐下歇息了。老爸和哥哥、妹夫正站在状元井旁的指示牌旁看介绍,孩子们在老妈、妹妹和媳妇的照料下,坐在亭子里面避雨。雨丝变成了雨线,借着风斜扫过每个角落,亭子四周,雨滴也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掉落。

        这井坐落在海拔350多米的山上,却终年不涸,花岗岩雕刻的井口,篆刻着红色的“状元井”三个字,井旁的石沿上,镶嵌着一尊龙头,惟妙惟肖,龙嘴正哗哗的吐着泉水,这水便是井里的泉水。有一首关于状元井的歌谣——《状元泉》倒是说明了这井水的神奇: “平度代代出状元,功在茶山状元泉。甘甜圣水喝一口,聪慧灵感满心田。今日圣水安然在,泉水淙淙功依然。请君登山品甘露,高考千关不怕难。”我也把曾经听说过的典故讲给家人听:“人家说,这水有灵气,喝了井水的人,都能成达官贵人,以前谁家有人进京赶考,家人都翻山越岭来这里取水,现在也是,谁家孩子中考或是高考,很多人带上水桶来这里灌水,拿回家给孩子喝,山上的鸟虫野兽也都翻山越岭来这里喝水呐。”典故讲完,这井瞬间增添了不少神秘,也引起了不小的骚动。媳妇和妹妹顾不得天还在下雨,带着孩子们站在龙嘴旁,洗把手,就用手捧着,边自己喝边捧给孩子们喝,还边喝边说:“使劲喝昂,喝了咱就能考上大学,当大官了昂。”孩子们也边笑边长着大嘴咕咚咕咚的喝。老妈从行李包里掏出一瓶矿泉水,倒空瓶子,又接了井水认真的洗刷了一遍,这才把瓶口对准龙嘴,涓涓的细流打着瓶子铛铛的响。她边接边自言自语:“接回家让咱家的财神、灶王老爷都尝尝,再接点回家给孙子喝,将来好考大学,当大官……”几个男人终于按捺不住了,也效仿着她们的样子喝起来了,这水还真甜,清新甘洌,入口直入丹田,那清爽的感觉还真想不出怎么来形容。

        雨渐小了,全家人急切的心又骚动起来。“咱们走吧,快到般若寺了吧?”我应了一句:“这就到了,爬上去转个弯,再上一个陡坡就到了。”说话间,孩子们在妹夫的带领下,一溜烟的又在峰回路转的地方消失在视线里,只听到吆喝:“快点昂,我们到了。”沿着这陡峭的上路行进着,出了不少力,但有雨水的滋润,却没出一丝汗。一段陡坡两个转弯,般若寺的的三门殿就在眼前了。

般若寺三门殿

        三门殿坐北朝南,中间是开着的大门,两侧是关着的侧门,大门上面悬挂着精工制作的匾额,图案非常讲究,匾额的边框是九条掩映在彩色祥云里戏龙珠的金龙,匾面是大红底上镶嵌着明哲法师题写的“般若寺“三个鎏金大字。建筑高大浑厚,文化积淀深厚,每个细节的处理,无不彰显着寺庙的气势和严谨。

         等到我上来时,大家正在门里面避雨。我说:“都过来,我教你们看个好景色。”大家兴致高涨起来,“什么呀?”妹妹问,他们跟我来到广场边,“这里有两个好看的景观,最形象的景观今天让云挡住了,看不见了,先说这能看见的吧。”我便说边用手指着远处的山:“你们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,认真的看,能看出什么?”大家都目不转睛的看,却什么也没看出来。我举起相机,对着那个山拍了一下,打开液晶屏让他们看。 “这不是个人嘛,还是个外国人。”媳妇说。“还行,还是你的眼力好昂。”远处的山壁上,簇拥的树木和石头相互掩映,俨然一张外国人的脸,浓浓的眉毛,深深的眼睑,高高的鼻梁,清晰有形的“八字胡”,厚厚的嘴唇,嘴唇下还有那呈三角形的小胡子。

        此时,云雾从山后蜂拥而来,转眼间,巨人就掩映在这浓浓的雾气里了。而刚才还被雾气笼罩的那个大景观却呈现在我们眼前了。我兴奋的跟家人说:“快点,那个大景观也出来了。”说罢,大家又顺着我指的方向望去,目不转睛的看,翘首以待的听。这是道东西走向的山脉,俨然一尊卧佛静静的躺在山上,高高的发髻,微凸的额头,就连眼睑都是那么的清晰,高高的鼻梁,微抿着得嘴唇,细长的脖颈和丰腴的胸部……原本还隐秘于云气的卧佛呈现在了我们的眼前,云气不停的从卧佛的旁边飘过,如仙境一般,让卧佛更显神秘,这雨天的茶山风景顿时让我们肃然起敬。回首再看般若寺的三门殿,雨丝的掩映让它更显肃然。

般若寺天王殿

        雨越下越大,穿过三门殿,我们都站在殿后面的檐低下。眼前是狭长的台阶和一尊巨石,巨石下是用石头砌起来了的独门小石屋,石屋传说曾听说过,印象却不深了。石屋上面那块酷似济公帽的巨石,据说是济公显灵在一天晚上自己飞过来的。哥哥听说后,顾不得雨淋,站在巨石的旁边,竖起胳膊,用手指指着头顶,似乎自己也想带上帽子当济公,引得大家一阵大笑。雨下大了,却没有挡住大家急切的心情,媳妇说:“走吧,快到了吧。” 说完,年轻人每人打着一把伞照顾着孩子,老爸老妈每人一把,我为了拍照方便,就穿上了雨衣,扣上了帽子,趟过积水,踏上台阶,雨水落在台阶上溅起水花;打在衣服上,借着微风,顿时有种凉飕飕的感觉。拾级而上,抬头仰望,两座高耸塔楼坐落在东西两面,青砖砌成的墙面上,也是红底镶着鎏金大字,分别写着“钟楼”、“鼓楼”,耳边也不知从哪里传来了悠扬的佛教音乐。

        天王殿的气势更加张扬,灰砖精砌的墙面,镂空雕刻透着古朴的门窗,六根竖起的深红的的柱子拖着独具匠心的佛家建筑的飞檐,中间正门的柱子上是用红底鎏金字题写着隶书对联,越显大殿的古朴与典雅。雨水飘落在瓦片上,汇成条条涓流,从屋檐末端的瓦当上跌落着,远远望去,似是给天王殿安上了门帘。这门帘不用伸手拉,一闪身就能越过而踏上殿前平台,这神秘的帘子没有抖动,还跟原来一样。透过雨帘南望,天上的云如万马奔腾,转瞬间就吞噬了成片的山川。

        天王殿供奉的弥勒菩萨塑像,溜溜的头顶充满了智慧,大大的耳垂耷拉在肩膀上,脸上堆满笑容,修长浓黑的眉毛下面眼睛眯成了线,咧着红红的嘴唇,坐在莲花瓣上,上身半批着衣服,凸起的胸脯和滚圆的肚腩,像是在为盛世而兴奋,左右两面供奉的则是四大天王,形态也是惟妙惟肖,华衣锦带,姿态各异。面对弥勒,背靠透过雨帘的绵绵细雨和缕缕清风,闻听着寺庙里由远而近传来的佛教音乐,勾起了大家对佛的憧憬和敬仰,我们一起虔诚的抬起手并起手掌闭上双眼,默默的拜着,祈祷顺心的生活。

 

般若寺大雄宝殿

        从塑像前面转到后门。再往上走,就是般若寺的主殿——大雄宝殿了。飞似的腿脚掩饰不住我们急切的心情,撑着伞花,跨过石板路面上的积水,沿着花岗岩砌成的台阶前行,一步两三层台阶的攀登着。台阶两侧是精雕细琢石栏杆,中间的九龙戏珠雕塑淋着雨水,掩映在许愿树里,时而映照天空,时而映着树木,舞动变换着。爬上了台阶,般若寺主殿终于呈现在眼前了。

        主殿气势恢弘,让人肃然起敬。正北是大殿,共3大间,中间是正门,两侧是精心雕琢的褐红色的格子门窗,大殿四周是大红色柱子托起的双层飞檐,造型独特,匠心独运。却又不失佛教严谨,精心画制的飞龙、祥云图案让大殿变得异常雄伟,正门的匾牌还是仍然造型独特,用祥云掩映的九龙戏珠做边框,红底鎏金大字,还是明哲师傅题写的“大雄宝殿”。大殿前面左右两侧是休息室,殿前是花岗岩石板铺的广场,空旷平坦,积了浅浅的雨水,精心栽植的许愿树上缠满了红红的许愿带,广场三面全是石栏。正中央正对着殿门的地方,摆放着一座造型独特的大香炉,香炉里落着厚厚的香灰,因为雨天,朝拜的人少,全家人都感到很幸运,便更显虔诚了,便走向大殿,纷纷掏出票子放到功德箱里。几个孩子跪在垫子上像模像样的磕头祈祷。释迦牟尼佛像足有6米多高,坐在偌大的莲花台上,黑黑的打着旋的发髻,弯弯的眉毛,慈善的眼睛透过殿门望着远方,像是在关注着人间万物。高高的鼻梁,微笑着坚毅的嘴,似乎昭示着人世间的希望,垂下的耳垂彰显着佛的个性,塑像一手放于盘坐的腿前,手指向下,似在祈求时间的爱,一手抬起,掌心向外,像是阻挡世间一切丑恶凶险,更像告诉祈祷的人们要对生活无所畏惧奋起直追。佛像前面上面挂着绣着龙的黄色帷帐,下面是造型古朴的供桌和摆着的新鲜水果和香炉。

        老妈上了香,缓步回到香案前,轻轻的跪下虔诚的磕头。老妈的倡议,全家人都行动起来了,妹夫和哥哥则请了香,冒雨上到广场的香炉里,也回到大殿虔诚的磕起了头。香炉里开始香烟袅袅,随着微风,伴着细雨,香烟一缕缕的飘悠着。我和媳妇也敬了香磕了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拜完佛像,我们在大殿外和工作人员一起攀谈起来。我又遇到了前几次来时遇到的那位给我们唱山歌讲故事的老人。他是当地人,70多岁,黝黑的脸上布满了皱纹,胡子花白了,穿着大雨衣,一咧嘴却是一口洁白的牙齿。老人常年住在这里,对茶山的传说他讲的头头是道,对茶山的一草一木了如指掌,对茶山的感情无以言表。我跟老人攀谈着:“大爷,前几次来时听过您唱歌,您嗓子真好。”一提嗓子好,大爷兴致上来了:“没事吓琢磨,我从小长在这里,熟悉了,也有感情了,闲下来就琢磨,不嫌弃的话,我再唱上两句?”在场的人都热情的鼓掌。“夏天里来找清凉,茶山里面好风光,远道而来的朋友啊,欢迎你留下来细细品尝……”一曲歌唱得大家对茶山有了新认识。

         老人领我们来到大殿旁边,伸手指着后面的山头说:“看见了吧,后面的山头就是茶山的主峰,叫“三茶峰”,在这里看就像是挨摆着的三炷香,所以茶山自古以来就是香火旺盛的地方。再顺着我指的方向往下看,那棵松树长的多奇特,像什么?”我们都翘首顺着老者指的方向看去,山峰在云雾缭绕中若隐若现,如同仙境一般,却也像是三炷香,或许这飘渺的云雾正是飘洒的香烟吧。再瞪大眼睛仔细看,终于在老人指得方向,确实那棵造型如同绿如意一般的松树,绿翡翠般得绿。后来老人还给我们讲了日本飞机撞在三茶峰上坠落的故事,是那样的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    孩子们如鱼得水,忘记了下雨。在殿前台阶下浅浅的积水里嬉戏, 儿子穿着凉鞋在水里跑,头发湿透了,裤脚也湿了。我叫到身边擦头发边嘱咐:“别跑了,湿了头容易感冒。”孩子不顾,还是吆喝着跑着。我脱下雨衣给孩子穿上,这回孩子们更撒欢了,你追我赶的在下面跑、跳。

下山

        歇息片刻后,雨渐小了,大家提议该返回了。于是都又一次整理好了衣物,妹夫打开雨伞,抱上外甥,妹妹整理好衣服把坤包放在头顶上遮雨,老爸老妈打着雨伞慢慢的踱着方步下着台阶,儿子穿着我的雨衣,在媳妇的照看下一溜烟的下了台阶。出了三门殿,又到了寺庙上来时的那段坡度陡峭的水泥路,路本来就陡,再加上雨水的冲刷,格外滑。大家不敢掉以轻心的牵着孩子的手,雨线从空中掉落,雨水沿着水泥路流淌着,泛着团团涟漪。走过这段路后,我带大家来到了水泥路旁的石阶路上。平日里这是上山下山遮阴最好的路,而今却因天气阴沉和树木遮挡,光线暗淡的很,只听到头顶雨滴打着树叶沙沙的响,而或雨滴正好落在你的衣领里,那个透心的凉啊,真爽快。曲折蜿蜒的石阶让雨中茶山平添了诗意。扶着栏杆,踏着台阶,聆听着雨打树叶的美妙音乐,边走边交谈。雨天的缘故,让我们忘记了时间的存在,猛一看表,快6点了,这才意识到天不早了。于是,都加快了步子,出了般若寺牌坊,上了车,下山了。

        上山时只觉路很平坦,油门加的很大,车提速慢,倒也没感觉出山路是如此的陡峭。下山时这才注意到陡峭的山路,一会儿峰回路转一个急弯,一会儿是一段坡度很大的下坡,更可怕的是急弯和陡坡连在一起,车轮与湿路面的摩擦,不时的传来吱吱的响声。车上的人谈论着感受着,本来因为阴雨压抑的心情经过一番雨水的洗礼和心境的放松后,轻松了不少。下了山,出了山门,远处的云连绵不断的荡漾在半山腰上,似乎在跟我们赛跑,一段带着诗意的茶山雨中行,在我们的欢笑声和感叹声中画上了圆满的句号。